海宁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镇妖册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发现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9:39 编辑:笔名

镇妖册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发现

许行空在屋里转了一圈,不过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这屋子没人住尽管有些可疑,但是也没人规定租下的房间必须住人是不是。

“要不要仔细搜一搜?”

见许行空想要向外走,夜瑶心忍不住提醒了一句,虽然这个房间里的家具不多,但是也还是有几件的,要真的将东西藏在这些家具里也完全是有可能的。

许行空闻言顿了一下,扭头对坐在自己肩上的小路道:

“小路,麻烦你帮忙搜索一下行么,小心些

。”

小路高兴的应了一声,从许行空的肩膀上跳了下来,等到她落地的时候,身形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大小。

夜瑶心见状笑了笑没出声,她当然能看出来,其实许行空只是照顾自己的面子所以才让小路搜一搜房间的,看来自己好像是多事了。

兴奋的小路仔仔细细的将能藏东西的地方都仔细的给搜检了一遍,结果自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不过让小路搜检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东西不会被翻乱,因为她能直接将手伸进抽屉柜子里,对于一个纯灵魂体来说,手和眼睛其实没什么区别,都能起到感知的作用。

“许行,什么都没有发现。”

小路一脸惭愧的回到许行空面前,有些不好意思的汇报着自己的搜检结果。

“没关系,谁规定一定要搜到东西的?咱们走吧。”

许行空转身向外走去,眼神扫过站在门口的夜瑶心,夜瑶心有些歉意的冲他笑了笑,闹得许行空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回到走廊里,小路开口问道:

“咱们还要看别的地方么?”

许行空左右看了看,迟疑了一下道:

“到楼顶去看看吧。”

众人正要往上走,楼梯下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原来是骆汉中和杨辉骏顺着楼梯上来了。

“许老弟,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也正打算到楼顶去看看呢,咦?这个房间有问题么?”

许行空摊了摊手道:

“我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你可以看看。”

“哦,那先上楼顶吧,我的直觉告诉我,那里可能会有发现的。”

一行人顺着狭窄的楼道鱼贯上行,骆汉中轻松的弄开了通向天台的大锁,众人来到了房顶上,房顶的隔热砖已经有些发黑了,生锈的晒衣架上面空空的。

骆汉中抽了抽鼻子,逡巡了一阵之后向着圆形的不锈钢水箱走去,绕着水箱转了一圈之后他蹲在了水箱后面,眼神发亮的看着地面上的一些毫不起眼的痕迹。

许行空也走了过去,骆汉中伸手指了指隔热砖上的一个痕迹道:

“你们觉得这是什么痕迹?”

许行空看了看,这是一个狭长的细痕,只有三四毫米长度,两边略窄中间稍宽一点,深度大概一两毫米,如果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这个细小的痕迹。

虽然这个小胖子是个马屁精,但是做事还是很细心的,许行空对他的看法也稍微改变了一点,事实上能成为后勤六科正式编制,肯定有他的长处的。

对于砖上的痕迹,许行空说不出个所以然,造成这种痕迹的可能性很多,而且这种痕迹在楼顶的隔热砖上面应该还能找到很多,许行空有些狐疑的看了小胖子一眼,他之所以这么肯定这痕迹有问题,看来还有别的佐证,可惜,许行空却没有发现类似的证据。

“这个...好像是冷兵器的尖端造成的。”

杨辉骏仔细看了一会儿之后很肯定的回答道。

骆汉中露出一个略显得意的笑容道:

“果然是冷兵器么?呵呵...这个可是重要的证据,这块砖得立刻封闭带走。”

“封闭?”

许行空奇怪的看了看骆汉中,小胖子笑呵呵的点头解释道:

“嗯,因为上面有些残存的气味,所以必须封闭起来,尽量多的保存这些气味。”

许行空点了点头,小胖子已经动手布置一个小小的封印阵,将已经起出来的隔热砖封闭了起来,然后用一个透明的塑料袋装了起来,转手递给了杨辉骏。

小胖子志得意满的伸了个懒腰,看了看缺少了一块隔热砖的楼顶,又看了看楼顶周边的围栏,然后走到围栏边上,伸出头向下看去,这里正好是大楼的后面,也就是刚才许行空和骆汉中发觉有问题的后巷。

“时间差不多了,怎么样,你们有什么结论么?”

林晓枫人随声到,话音落下,她正好绕过水箱来到众人身边。

骆汉中看了看许行空,许行空笑着抬了抬手道:

“你是老人,你先吧。”

骆汉中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向林晓枫,收起了笑容严肃的说道:

“根据我的调查,我认为事件的经过应该是这样的,冲突的双方当时一方在一楼的杂货店里面,另一方则在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当他确认了目标位置之后,就从这里跳了下去,在五楼窗户的防盗上借力之后落在地面,然后从南侧的窄巷中绕到了正面,并向目标发起了攻击,应该是使用了利刃形状的灵器,因为被敌人堵住了退路,之后的战斗发生在杂货店内,被攻击一方不得不在狭窄的空间内腾挪战斗,双方连续攻防造成了游离元灵浓度大增,最后可能引发了元灵暴走,形成了爆炸并引燃了杂货铺内的煤气和可燃物。”

林晓枫安静的听着,直到骆汉中将所有的话都说完,她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

“有证据么?”

“有,首先是这里的一块隔热砖上,留下了一个利刃尖端刺击的痕迹,在这里的围栏上和五楼的防盗上,我发现了一些踩踏的痕迹和残留物,另外,在后巷和南侧的窄巷内,都能嗅到跟现场残留一致的气味。”

“就这些?”

骆汉中被林晓枫的问题问得有些忐忑,迟疑了一会才答道:

“没,没了。”

林晓枫仍然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向许行空淡淡的问道:

“你呢?”

“嗯...我的看法稍有不同。”

许行空的话似乎有些出乎大家的预料,所有人的目光都带着些许的惊讶,连小路都惊奇的看向许行空,其实她一直以为许行空应该没有什么发现才对,莫非许行空是故弄玄虚?小路想到欺骗林晓枫的严重后果,不由得有些心虚的瞄了林晓枫一眼。

林晓枫敏锐的看了小路一眼,小路赶紧低下头将视线移开,林晓枫又将视线移到许行空的脸上:

“嗯,你继续。”

许行空扫了众人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

“其实,战斗发生的过程我是赞同骆汉中的推测的。”

说到这里,许行空故意停顿了一下,果然众人眼中都有些怪异,唯独林晓枫的眼里没有任何变化,仍是淡淡的看着许行空,想到林晓枫说过的关于情绪的话题,许行空心下暗暗有些无趣,不过随即他又打起精神故作神秘的说道:

“不过,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林晓枫眯了眯眼睛道:

“有趣的东西,跟本案有关系么?”

“谁知道呢,或许有呢,要听听么?”

林晓枫点了点头没出声,其他人则都流露出十分感兴趣的样子。

许行空得意的挑了挑眉梢道:

“其实,我在六楼的房间了发现了布置固定阵法的痕迹,但是那房间里并不像是住了人的样子,那么问题来了,按照之前夜瑶心的介绍,这次事件的当事人中的一方是前天才道鹏城的。”

许行空的话让众人都是一惊,随即不约而同的都皱起了眉头思索起来,林晓枫的眉头也微微的皱了皱,显然,这个突如其来的发现让整件事的性质发生了改变,当然,前提是这两个事情是有关联的。

“有证据么?”

许行空耸了耸肩,自己用真实视觉看到的元灵异常能当做证据么?显然是不能的,不过,如果自己这么回答的话,林晓枫或许能明白,但是其他人就会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这么一来林晓枫就有些难做了。

“证据嘛,这个还真不好说,就像骆汉中能闻到别人闻不到的气味一样,我能感知到的别人未必能感知得到,要不然,我们一起去现场看看,看看大家能不能有所发现?”

林晓枫稍微想了想就点头道:

“可以,现场肯定要去看的,不过在此之前,夜瑶心,你将手头的资料汇总先给他们说一下。”

夜瑶心肃然应是,然后拿起平板电脑点点划划。

“根据搜证和当事人证言以及旁证,汇总的事件过程如下:鼠妖何某,注册地羊城,本命属性火,与五月二十一日,也就是前天晚上跟随其猎物刘某从羊城来到鹏城,据受伤的刘某称,她是来鹏城访友,她的朋友谢某住在附近一栋农民房内,当晚她住在友人处。第二天,鼠妖在周围游荡时被玉山雨斋在培外门弟子文子敬发现,后文子敬尾随何某来到此处,发现了已经接近入魔的刘某,文子敬认为何某可能是主动侵害刘某,于是对何某发起攻击。在之后的战斗中元灵暴走发生了爆炸,何某和文子敬受伤,被随后赶到的相关人员擒获。”

等夜瑶心介绍完,许行空马上提出了疑问:

“那么,鼠妖何某之前来过这里么?当晚他是住在什么地方的?”

“据他自述,他未曾来过此处,当晚他就在谢某和她友人的房内。”

许行空微微一笑道:

“那就有意思,那么六楼房间内的阵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事发后立刻偷偷的撤掉了?”

没等林晓枫出声,杨辉骏抢先道:

“这两人恐怕有人说谎了,也有可能只是巧合,偷偷在此处布置阵法的人是担心被殃及池鱼,不过不管是哪种可能,为什么有人在这里布置阵法都值得深究!另外,如果证实许行空的勘测是正确的,这事恐怕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职权范围了。”

杨辉骏最后一句话让场面冷了下来,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林晓枫,林晓枫却不动声色的摆了摆手道:

“先去现场看看再说,走吧。”(未完待续。)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导医台电话
郑州银屑病医院评论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咨询电话
郑州银屑病医院可信吗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