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宁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记忆在离别那一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00:28 编辑:笔名
楼底下的枫叶又红了,很喜欢这种时候的秋天,刚刚变冷,穿着并不厚重的衣服,漫步在枫林间。
一片枫叶落下来,好巧不巧,落在我的肩上。我拿起那片枫叶,细细的纹路就像当初的爱情,回忆如同潮水铺天盖地而来。
第一次见到莫小莫是在学校的篮球场上。秋天,傍晚,那天的枫叶很美,还没有完全变红,他就坐在树下弹着吉他。
修长的手指在吉他上轻按,一曲美妙的音乐飞出。恰好,这首歌是我喜欢的,很喜欢的那首《若相惜》。
“一个人的感觉,静静地看着天,不知道天有多远。像出列的孤雁,游弋在白云间,划不完美的和弦。”
音调很低,那种低迷,仿佛把秋天的天空给渲染成忧郁。一个人的感觉,静静地看着天。我能感受到那种寂寞,仿佛在指天指地的空间里只有一个人,我曾想如斯寂寞,只属于我,但现在我才知道,还属于他。一曲终了的时候,他抬头看见了在树下发呆的我。
他一笑,忧郁的眼神里满是震惊。他知道我听懂了他的曲子,看懂了他的心。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就是这么美妙,有的时候,一刹间就能看懂一个人的心,有的时候一辈子也看不透。而我们,属于前者。
“那种寂寞,原来并不只是属于我。”莫小莫笑着说。
我抬眼看了看他,他亚麻色的头发在夕阳下泛着光芒,和刚才的忧郁竟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嘴角似有似无的笑意就像那首歌。我笑着说道:“如斯寂寞,只属于我。”
莫小莫看了看我,又抬头看了看天,他眯起的双眼向着夕阳,在夕阳的光芒里美的那么不真实。
我摇摇头头走过,我一直不是一个喜欢和陌生人说话的人。
我听到身后的吉他声传来,伴随着淡淡的声音:“莫小莫,每天都在这。”
我停了一下,只是一下而已,但我知道这一秒钟的时间已经足够。因为我听到了身后的笑声。
从那之后,每个夕阳下,我们都在一个地方见面。在枫叶红透的树下坐着,一个静静地听,一个轻轻地弹。仿佛在天地之间,渲染的都是我们的寂寞。
说实话,莫小莫是个很优雅的男生,有忧郁的王子气质。莫小莫说,他喜欢音乐,音乐就像他的生命,和音乐接触,他才能重新找到活力。他喜欢在香烟袅袅里弹着吉他唱颓废的歌,唱完后深深地吸烟。我喜欢在他唱歌的时候夺过他手中的香烟,再冲一杯浓浓的咖啡,在咖啡香气里完成一首歌。
我摸摸莫小莫亚麻色的头发笑着说道:“真正的你并不像外表那么忧郁。”
莫小莫打开我的手说道:“我本不忧郁,只是寂寞而已,那种寂寞到骨髓的感觉,我想你能明白。”说这句话的时候,莫小莫一直看着我的眼睛,那种感觉,像极了青春偶像剧里面男女主角的对视。
我笑着说道:“你这样看着我,像是偶像剧里最恶俗的情节。”
莫小莫笑道:“什么情节?”
我笑而不语,他终于反应过来。然后我们两个相视一眼,哈哈大笑。因为他知道,我是从来不看偶像剧的。
季节转入寒冬,枫叶已经变得通红。纷纷下落的红叶很美,美的有点动人心魄。满地的红叶,铺在大地上,仿佛是一条通往幸福的红地毯。
又是夕阳下,他仍旧在唱着歌。自从遇到我之后,他没再弹过那首《若相惜》,他说,有我的日子他就不会太寂寞。
莫小莫说他总梦想一个个的片段,梦里有我,还有一曲笛音,那种清丽的感觉,就像我的声音。
那一天,他说的特别多,夕阳要下的时候,他说要为我弹一首曲子。“我和你相遇在这枫林里,为了枫林红透的寂寞。我在夕阳下唱一首古老的歌,满眼红光闪烁,一曲清音吹到今日,缱绻里是你前世的不舍。”当我听他静静的唱着这首歌时,我的心霎时便陷了进去。
他轻轻俯下身子,慢慢贴向我的脸颊。我感觉到他在我耳边吹了一口气,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立即遍布全身。我听到他轻声说道:“我想,我是爱上你了。”
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这来的太突然了。他吻上我的唇,笨拙的吻着。而我,看着他长长地睫毛,不自觉迷失在里面,渐渐地,我很没骨气的回应他。离开的时候,我的脸一直是红的,红彤彤的就像那日满地的枫叶。
说实话,我一直不是个漂亮的女生,似乎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可取之处。而莫小莫则是个帅气的男生。他身上有忧郁的王子气质,有干净的笑容,还有阳光的男人气息,如此优秀的他会爱上我,简直是一场梦。
李小丽面带桃花进来的时候,我正在看一本杂志。李小丽一把夺过杂志,面颊绯红的对我说:“你猜我今天遇见了谁?”
我抢过杂志,低头,继续看书。
李小丽继续说道:“我今天看到莫小莫了。”
听到莫小莫的名字,我抬眼望着她道:“你不是每天都能看到他吗?”
李小丽用手拍拍胸口,找了个凳子坐下来道:“你猜他今天做了什么?”
我继续低着头不语。
李小丽说:“他吻了我,吻了我的唇,天啊,美男的吻,我当时都要晕过去了,你知道吗?他的眼睫毛好长,那么美,双眼那么深邃,他的双唇那么柔软,就像是……”
没等李小丽说完,我就拿着杂志离开了。课桌旁的李小丽继续发花痴,我的心却越来越冷。
来到枫林里,他不在。春风还寒,萧条的枫林有些冷清。我紧紧衣服,向枫林深处走去。
我看到一棵枫树下的他。一瓶高度数的白酒,一包香烟,整个人都瘫在树下。满身的酒气和烟味,他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了。
我慌忙用随身带着的湿巾给他擦干净,因为学校是不允许吸烟喝酒的,严重的会被开除。
我费力的背起他,千躲万躲出了校门。打了出租车,来到他住的地方。
莫小莫住的地方是个很豪华的别墅,别墅里只有他一个人。连个保姆都没有,只有定点来打扫卫生的钟点工。我费力的打开门,把已经睡着的他放到床上。看到熟睡的他,紧皱的眉头,痛苦的表情。本来的怒气全都消散了。我吻吻他的额头,打算把他的脏衣服给脱下来洗了。
事情的发生总是巧合的,解开他的衬衫的时候,他醒了,本来不该醒的他却醒了过来。我看到他眼中的欲望,喝了酒的男人的欲望。
他翻身把我压到身下,一阵乱吻,这个时候的他我仿佛不认识了。最致命的是,我竟然忘记了反抗。待我终于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褪去了我的内衣,那一刻,我真的害怕了,他在做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对我?我开始拼命反抗,却更激起了他的欲望。发了疯的男人最可怕,我弱小的身体根本就反抗不了。
我绝望了,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除了哭泣我什么也做不了,我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大约过了一个世纪的时间,他停下来,最后放开我又沉沉睡去。
我睁开眼,看着狼籍的床单,冲进浴室,想去洗掉刚才的耻辱。我蜷缩在角落里,让冷水冲我的身体。如此低的温度,不一会就把我全身都冻透。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的身体已经没有一丝感觉了,疼痛、耻辱都感觉不到了。印象中有一个人把我抱起,轻轻擦拭我的身体,身体越来越暖,我的意识慢慢的恢复过来。
睁开眼,看到莫小莫急切的眼神,我冷笑一声,撇过头去。
莫小莫扳过我的肩道:“现在什么样的温度你用冷水洗,不想活了,幸亏我发现的早,不然你会被活活冻死。”
我冷笑不语,莫小莫,你还要装吗?
莫小莫扔给我一件厚厚的睡衣,爱怜的吻了吻我的唇道:“傻丫头,你到底怎么了,一句话也不说。”
我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说道:“你都不记得了吗?”
莫小莫道:“记得什么?”
我苦笑一声,摇摇头,想站起来,却一下子跌在床上。我冷笑道:“莫小莫,你就继续装吧。”
莫小莫摸摸脑袋,不知所以。
我看看时间,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真是幸运,我在冷水里冲了四个小时竟然没被冻死。
“我要回去。”我淡淡的说道。
莫小莫说道:“这时候学校都关门了,你能去哪?今天在我这住下吧。”
我冲着他吼道:“送我回去,你听不到吗?我自己走。”说完我便站起来,可根本就站不住。我的身体怎么会这么差?
莫小莫看着我不说话,转身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点。他走到我面前,摸摸我的头,却发现我在发烧。
冷水没把我的冻死,却足以让我感冒。头越来越沉,最后我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模糊中,我听到关门声,打电话声,好像又有一个人进来了,有人摸摸我的额头,冰冷的手却让人很舒服。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醒来时都半夜了。灯还没关,我睁开眼便看到睡在我身边的莫小莫。可能是我的动静惊动了他,我醒来的时候他也醒了。
他看着我道:“对不起。”
我冷笑一下,没搭理他。
他走出去,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保温杯,他笑了笑道:“我给你熬的,很鲜,喝点吧。”
我闻了下,是鸡汤。
我点点头,因为我已经饿得头晕眼花了。
喝了鸡汤之后,我又睡过去。原本以为这一觉会噩梦连连的,没想到会一宿没梦。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早已经错过了上课的时间。莫小莫推门进来说道:“我已经帮你请假了,今天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点点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莫小莫看了看我的脸,叹了一口气便退出去。
这一天,我一直躺在床上。莫小莫时不时的进来问我有什么需要,我却不搭理。傍晚的时候,我趁他不注意便悄悄的离开了。
莫小莫追出来,竟然开了一辆很名贵的车。
“我送你回去吧。”莫小莫的眼神里有说不出的情愫。
我钻了进去,因为我走到天黑也走不到学校。
莫小莫说:“对不起。”
我冷笑着说道:“你没有对不起我。”
莫小莫不再答话,那眼神里有说不出的伤痛,看的我心里一软。他都不记得那件事,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
我轻轻说道:“我接受你的道歉。”
莫小莫轻轻的笑了,还是那么优雅,只不过多了忧郁,就像我初次见他那样。
回到学校,我头也不回的向宿舍走去。转角的时候,我看到莫小莫的身影在风中立着,有一种让人心痛的落寞。
我甩甩头,向宿舍走去。
一连好多天没有他的消息,我每天都在惶惶不安中度过,直到月末,月事来了才松了一口气。月事来的时候,痛经痛得厉害,我一人跑到咖啡厅,要了一杯暖暖的咖啡,其实不应该喝咖啡的,但我还是忍不住。
苏莘进来的时候,我正捧着咖啡发呆。
苏莘是我认识的一个女警察,还是个知名的心理医生。当初父母以为我是自闭症,带着我见过她。从那之后,我们渐渐地熟悉起来。
苏莘坐在我对面,微笑的看着我。
我笑道:“找我干什么?协助你破案?美人计可不行。”
苏莘笑道:“说对了,就是要你帮忙的。”
我惊诧的问道:“什么事能和我这个学生有关,我可是良民,苏大警官明察。”
苏莘大笑道:“你认识莫小莫吗?”
我一愣,下意识的说道:“认识。”
苏莘道:“听人说,你们走的很近,所以我有些问题想问你。”
我点点头。
苏莘说:“你最后一次见李小丽是在什么时候?”
我一愣,真的好长时间没见到她了。
苏莘说:“李小丽失踪了,二十天前。”苏莘说完,便甩给我几张照片。
过了一会,苏莘问道:“发现什么吗?”
我摇摇头,苏莘又给我一张照片。看到照片的那一刹,我惊呆了。这个照片简直就是前几张照片的眼睛,嘴巴,鼻子合起来的。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苏莘笑着说道:“你明白了?李小丽的嘴和照片上的女子很像,而这个失踪的女孩的眼睛,这个的鼻子,这个眉毛……”
我伸手制止住苏莘道:“回归正题,这和莫小莫有什么关系?”
苏莘正了正脸色,严肃的道:“我们怀疑,他和这些少女失踪有着莫大的关系。”
看我不解,苏莘又说道:“照片上这个女人是莫小莫的母亲,他从小父母离异,跟着母亲生活,他母亲在他八岁的时候去世,从此他一个人住,就是那栋豪华的别墅。他的父亲很有钱,但他一直讨厌他的父亲,你上的那所高中,就是他家的。”
我苦笑一声,摇摇头,原来他还有这么多故事。苏莘看着我道:“明白了吗?”
我摇摇头。
苏莘道:“从心理学来讲,他有严重的恋母情节。”
这句话我懂了,苏莘虽没有明说,但我还是明白她的话。
我对着苏莘笑笑,说道:“跟我来吧。”
来到那栋豪华的别墅前,我径自开门走了进去。
再见到莫小莫时,他在别墅后面的花园里弹着吉他。看到我,他只是一愣,然后,冲着苏莘笑笑。
莫小莫说道:“你还是来了。”
苏莘道:“真的是你,那些失踪了的女孩子呢?”
莫小莫点了一支烟,烟圈飞到空中,旋转了几圈便没了身影。良久,他说道:“都走了,回家了,母亲也该走了,都快十年了,我不能一直留着母亲。”
我没等到他说完便退了出去,我怕我自己会哭。
苏莘告诉我,莫小莫已经被带到市中心的一家最大的精神病医院了。那一刻,我的心才真正的痛了起来。
苏莘交给我一件东西,说是莫小莫给我的。
我打开包装,里面是一枚紫色的枫叶,还有一封信。
呵!莫小莫,原来你都知道。
再见到莫小莫是一个月后,苏莘带着我进去的。
莫小莫坐在医院的枫林里弹吉他,这时候的枫叶刚刚返青,很清新。

共 6 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开头为读者营造了一片浪漫的氛围,但是浪漫中有些许的落寞。枫林里、落叶旁、吉他声、一对青年男女。我们似乎预知了他们的爱情故事有个喜剧的开头,分手的结尾。故事的结尾是分手了,谁知是天涯两茫茫......小说环境描写为人物的心里和故事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衬托作用,另外语言和心里描写也很到位。一篇情节曲折很耐读的短篇。欢迎您的来稿! [编辑 怡然]
1 楼 文友: 2011-06-0 17:01:44 小说情节曲折,语言干净优美,另外环境描写非常到位,对故事和人物起到了相互映衬的效果。读完全篇仿佛看了一场美丽忧伤的电影。 希望在这里让幸福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小孩晚上睡觉流鼻血
儿童小便黄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
小孩子流鼻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