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宁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那些做刷榜生意的

发布时间:2019-10-09 17:20:10 编辑:笔名

文/卢旭成

作为丁香园CTO和微博上的活跃份子,冯大辉经常会收到这样的邮件:兄弟,你的应用开发得不错,我正好有一些提供下载量以及软件排名的经验可以一起交流,加我XXX。

看到这样的邮件,冯大辉往往恨得牙痒痒。他感叹自己公司辛辛苦做用药助手等产品的体验和推广,一些对手却能通过刷榜的手段,很轻松地冲到苹果商店排行榜的前面。

像冯大辉这样,被刷榜机构骚扰的移动互联创业者还有很多。许多创业者告诉《创业家》,一般自己新做的APP发布或者更新旧版APP,刷榜公司的业务员会在微博或一些应用市场上看到,立马主动贴上来。

新浪微博上有一个名为@APPStore刷榜那些事儿的帐号,主人老孙是互联从业者,自称火眼金睛,看尽各种刷榜欺诈违规操作真小人。金箍铁棒,专打尔等道貌岸然欺世盗名伪君子。 苹果不管,老孙管。他视刷榜为移动互联里的地沟油,使用一种名为APPFigures的工具,天天监测国内APP应用的排名曲线,一旦发现异常即进行曝光。被他点名的,包括多家知名公司。

那些做刷榜生意的

9月21日,《创业家》以开发者身份,加了一个在微博上主动寻找猎物的刷榜公司业务员黄军。他自称系九州传媒员工,一上来就应要求给了服务报价单(见上表),并解释 税额一栏的意思是如果要开发票需加对应的税。问他价格有没有优惠,他显然很想促成这单生意:

看您要刷到多少名,维持多久。长期的话,价格我会去跟老大申请,这个价格是刚刚调整的。

(苹果商店)免费总榜前25名,维持一周。

带不带发票?

带!

iPhone版的是吧?

对,iPhone top25,冲榜1.6万元,维护一天1.35万元。

你说的冲榜是一天内完成?

是,基本都是下午6点钟左右上榜。

那(排名)曲线会不会太明显?

刷榜是公开的秘密了,大家都在做。苹果对突然的(曲线)上升也不会去过问,这就要看您怎么想了。用户是不知道这些的,用户只知道在榜单的前边去挑选产品。现在(总榜)前十就有两款是我们在操作的。

现在苹果经常调排名规则,我们刷的话,会不会有下架的风险?

这个您可以放心,我们的技术很过硬的,苹果在调整(规则),我们的技术部门也在突破。

黄军发来了一份标准合作合同,里面提到的乙方是北京九州欢腾广告有限公司。《创业家》查询工商资料发现,该公司成立于2006年3月,注册资金50万元,法人是夏建国,经营范围是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

随后,《创业家》按高人指点,找到一家名为iTunesRank的公司,它据称是中国最大的APP刷榜公司,有100多人的团队,还有同行说其团队达200来人。同样要求做到iPhone免费总榜前25名,该公司的推广人员小良的报价是,冲榜1.3万元,维护1.5万元/天。小良解释,之前两者的价格都是1.3万元,现在&ld嘉兴癫痫治疗需要多少费用quo;冲榜的位置榆林牛皮癣里治疗快排满档期了,所以维护价格稍微做了调整。外面(其他公司)基本不接维持的单子了,都排到国庆了,我们这边的资源实力大些,所以目前还能接维持(的单子)。另外一家小型刷榜公司也明确表示,因为临近中秋和国庆,生意火暴,因实力有限,其他单子只能节后做了。

iTunesRank并没有成立公司,也没有合同,不会像黄军所在公司要求先签合同,打完款后才开始刷榜,而是允许客户先刷榜后结算。据小良透露,还没有出现过客户赖账的行为。

与其他刷榜公司躲躲闪闪不同,解决CEO许怀哲并不忌讳《创业家》写他就是做刷榜生意的人。

许怀哲是CCTV赢在中国第一季创业挑战赛的12强选手之一。他说,当初转向移动互联创业的时候就想,要自己掌握推广技术:APP太多了,不推广谁知道啊?今年3月,苹果商店调整过一次算法,许怀哲团队攻克了技术难题,开始涉足刷榜生意,既然这个能赚钱,那就赚一把快钱再说。这个快钱可以赚一年。许怀哲称,这行要是没他早没了!这行原来也有一堆人在玩,什么背景的都有,做游戏推广的,做SP的都是小作坊和工作室,低价竞争,价格一直往下走,我做那行忻州治白癜风果医院都只做大客户,我就死扛着价格。

当《创业家》问他刷榜收入有没有上千万元规模时,他笑称,要是能赚那么多钱,自己不会只是跑到西藏旅游了。不过他认为刷榜就是一个卖水的生意,跟当年做搜索引擎的一样,刚开始也能支撑起上亿元营收的公司,后来SEO变成各个互联公司的标配,都设有专门的部门来做。

现在解决有三四十名员工,有一大半在做刷榜业务。许怀哲计划好了,如果到明年3月刷榜这个生意没法继续了,就转推自己的APP。他倾向于做游戏或社交类APP,因为苹果商店上已培养出用户习惯了。

刷榜的,一般都有投资

《创业家》获得一份由刷榜公司万盛方思精心撰写的《移动互联营销推广方案》,在这份PDF文件最后一页,用这样一句话来描述了自己的职业道德打死也不说!这些刷榜公司确有职业道德,不管是九州传媒的黄军还是iTunesRank的小良,无论《创业家》怎样引诱,就是不说出自己公司服务过的客户名字。

大部分移动互联的创业者都能对刷榜说个一二,而且称很多公司都在刷榜。但被问到自己有没有刷榜,几乎没有一家承认的,甚至一上来就主动撇清。

有刷榜公司对《创业家》称,唱吧找遍了国内的刷榜公司(没有一家刷榜公司能单独承受那么大的量)在大规模地刷榜。但其创始人陈华坚决否认:身正不怕影斜,我们巨大的用户量不是靠刷出来的。

厦门一家游戏公司的运营负责人向《创业家》解释如何鉴别一个APP应用是否刷榜:正常的APP下载量曲线应该随着新产品上线或者更新版本,慢慢出现一个个小高潮,到达顶峰后慢慢下滑。他表示,自己公司的一款游戏曾在细分榜保持第一的位置天,后来一直往下掉。一个应用在正常情况下推到免费总榜的前几名很难,像《捕鱼达人2》推了69小时才达到免费总榜的前列。而那些之前没有任何广告投入、市场推荐和新品发布的应用,一下子直接进入前列就有刷榜的嫌疑了。

刷榜显然是一件在道德上不那么光彩的事情,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去刷呢?两个原因:第一,刷榜是最经济的APP推广手段;第二,刷榜往往与融资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专做APP推广的安沃传媒一位推广经理介绍,APP正常推广的一整套传播方案做完,让排名提升到名,需要投入10万-20万元,平均每个用户激活成本在元间。

而根据前述刷榜公司员工黄军的报价,进入免费总榜前25名才花1.6万元(不是激活),能带来1.5万个自然下载,激活一个用户成本在1~1.5元之间。某位业内人士这样说,打(刷)榜应该算是最便宜的,所以才那么多人去打。

红杉资本合伙人计越接受《创业家》采访时表示,某些公司把刷榜当做日常主要任务,每月固定开支几十万元,锁定长期排在总榜前100位或者前50位。这些公司一般都有A轮投资者,没有投资的个人开发者也玩不起。其实现有投资人一般都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还直接鼓励创业者刷榜或锁榜,主要是为了下轮顺利融资。到了融资B轮的关键时期,某些APP的榜单表现尤其亮眼。无法马上变现的免费社交和工具类APP尤其有作案动机。

苹果现在有65万APP,通过按点击付费的广告、限时免费、微博营销等手段,能进总榜的前800年期赶快预防帕金森位已经算很不错了。许怀哲认为,创业者大部分没钱投移动互联广告,况且广告带来的流量是不是真的还得两说,而刷榜能让一个好的应用出现在苹果应用商店榜单的前面,让用户看到并试用,效果立竿见影。他甚至放言,现在很多大型的APP公司,都刷过榜。

灵动快拍CEO王鹏飞不同意许怀哲的观点,他认为,开发者之所以要刷榜,一定是行业好,一定有做得不错的企业扎实地做产品,服务用户,一些不好的产品通过刷榜跑到榜单前面去了,这让好的产品损失了很多潜在用户。

他告诉《创业家》,灵动快拍是刷榜的受害者,灵动快拍的APP之前在工具分类榜里排15名左右,最近一下子掉到30名左右了。因为有两款工具类APP在刷。以iPhone为例,用户原来还靠第三方推荐应用,现在都直接从苹果商店榜单里选,大部分用户不知道那些应用是刷上来的,他们习惯于浏览下载,排名靠前的应用下载量就高。

9月14日,经纬创投分析师庄明浩写了这样一条微博,我觉得这条能够解释今天APPStore中国区免费榜第一名和第二名并附上一则,标题是图吧获人人IDG等C轮3000万美元风投。

追信CEO申颖超觉得,现在APP刷榜的玩法有点类似早年移动梦的SP(Service Provider,服务提供商)玩法。当年移动梦WAP首页也有排名,主要指标是收入和点击。很多SP拿到了全接入的资质后,为了把营收做上去,买了一堆卡消费自己的业务。按移动梦的政策,要上交15%的管道费给中移动,剩下的85%还回到自己的口袋里。如果每月花掉100万元,回来85万元营收,然后再以这个业绩把公司卖给PE、VC,10倍的估值,估值1亿多元。

前述厦门那家游戏公司的负责人认为苹果商店自身的缺陷也会让刷榜愈演愈烈。苹果商店比较倾向于大众类应用,比如《捕鱼达人》、《保卫萝卜》等轻量游戏,对细分产品不利。这让产品同质化很严重,竞争激烈。一个新开发团队如果做差异化,在细分榜里很难出来。所以现在很多开发者,要么是熬着,等苹果商店规则改变,比如推出一些新的细分商店;要么是花大价钱做好产品和创意,赌一个;要么是刷榜。

他断言,苹果新发布的iOS6将会让刷榜更严重,因为它把免费新品发布的选项都去掉了,那些新品没有展现的机会。

移动互联领域的地沟油:刷榜开发商的丑态

莫言作品APP成近期下载热点 或全部涉嫌侵权

六安性病医院
太原整形美容手术
承德牛皮癣治疗方法
六安性病医院费用
太原整形美容手术费用